重庆百瑞斯特西点师烘焙培训学校

巧克力的”苦”,你真的了解吗?

QB20180419-1

可可豆是制作巧克力的主要原料。作为可可生产和出口占世界第一位的可可大国,在科特迪瓦的可可农场里,有一群被贩卖来的孩子,他们语言不通,与世隔绝。拿着砍刀,削壳刮豆,一遍又一遍的重复,这几乎就是他们的全部生活。看着他们在刀刃下跳舞的手指,空洞的眼神,熟练的动作,你很难想象这些孩子大多只有十一二岁。

QB20180419-2

用童工两个字来形容他们的遭遇简直太微不足道了。日复一日的劳作得不到任何报酬,起早贪黑却换不来半点改变命运的资本,他们是奴隶,被贩卖给农场主以后,就再也不能拥有快乐的童年。

看到这些孩子们的遭遇你可能会很愤怒,谁贩卖了这群孩子?为什么这么多孩子会被卖到农场当奴隶?为什么科特迪瓦政府对贩卖孩子这种行为不闻不问,置若罔闻?

但,这些问题的答案却更加让人感到愤怒与无力:

在科特迪瓦的邻国,每个村庄都会有孩子被贩卖到可可农场,而更让人心痛的是,大多数贩卖孩子的人贩子,不是别人,而是孩子的家人。一位贩卖自己孩子的母亲说:“我并不情愿,但我能做什么呢?我什么都给不了他。”当然不会有人报案,更没人知道具体的数量是多少。

QB20180419-3

父母卖掉自己的亲生孩子,可可奴隶在可可农场屡见不鲜,科特迪瓦政府为何对这一系列非人道的罪恶行径置若罔闻?原因只有两个字,利益。在科特迪瓦和加纳,有1000万人以可可为生,仅农产品出口额就占国家总出口额的百分之六十,政府能从中获得一笔对他们来说“相当可观”的税收。所以,当利益与犯罪连在一起的时候,国家选择了忽视人道与正义。

卖孩子的父母纵然可恨,对买卖儿童置若罔闻的政府纵然可恶,但隐藏在如此惨无人道的国情之下的,是作为一个落后小国的卑微与无奈。

QB20180419-4巧克力行业属于高盈利行业,每年能创造800亿美元的利润。但根据Ecobank的数据,一条巧克力的定价中,70%都属于巧克力生产商,17%属于零售商,7%属于中间商。而原料国能拿到的,只有6.6%。巧克力生产公司雀巢公司2015年一年的销售额就达到1000亿美元,而作为原料供应国,加纳和科特迪瓦两个国家加起来,当年的GDP也只有730亿美元。而经过政府部门、农场主的层层盘剥,最后给亲身种植可可的可可种植户剩下的,只有每天84美分……

QB20180419-5

遍身罗绮者,不是养蚕人。种植可可豆的人吃不起巧克力,甚至都不知道巧克力为何物。在政府腐败、教育水平落后、国际大企业垄断的背景下,即使巧克力的消费量越来越大,可可豆的价格越来越高,但可可农民却也只能越来越贫困。脱离不了贫苦生活的他们只能把孩子卖给农场主,祖祖辈辈,循环往复……

QB20180419-6

现在雀巢、亿滋和好时这样的大品牌,在各方督促下,联合起来在当地成立了 Cocoa Action 组织以保护种植者的权益,帮助本地人培训和提高技术,进行可持续生产,目标是在2020年减少70%的童工。但实际上,“Bean To Bar Chocolate: America’s Craft Chocolate Revolution”(从豆到块——美国的手工巧克力革命)的作者 Megan Giller 指出,这样的做法收效甚微,童工的数字不减却增,巧克力产业链背后的问题很复杂。仅仅着眼于童工的减少,并不能改变可可农民的贫困本质。

QB20180419-7

有人会说,在经济发展的初级阶段,当然要从低端产业一步步做起,一步步壮大。还有人说,可可农民们可以积累起财产,然后建自己的加工厂,创立自己的品牌,实现从农业到工业的跨越,从而改变自己的命运。但是在政府腐败、教育水平落后、国际大企业垄断的背景下,这些设想都未免太过于天真了……

QB20180419-8

也许像其中一位受访的母亲说的那样,我们现在能做的,就是祈祷……为这些孩子们祈祷,希望他们能有在学校接受教育的机会,能拥有属于自己的童年;为他们的家庭祈祷,希望他们能团聚在一起,永远不必为了生计而被迫分离;为这些个国家祈祷,希望他们能拥有保护国民的能力,不必再为了利益而放弃正义……苦涩之后,我们只希望这条很长的路尽快走到尽头,给孩子光明和希望。

admin @重庆百瑞斯特咖啡西点学院
最新发表
欢迎来到:重庆百瑞斯特法式西点烘焙培训学校
重庆渝中区中山一路6号财信渝中城5栋2层1号
咨询电话:15683800077 微信:15683800077
版权所有:Copyright (C) 2013 bairuisita.net 网站备案号:渝ICP备13006949号